[Commentary | 眾新聞] 葉健民 – 反送中抗爭者對暴力手段的反思

2019反送中運動歷時超過半年,抗爭直至新冠疫情於2020年年初出現才開始出現退潮。這場運動的規模之大,絕對不下於當年六七暴動。據特區政府統計,被捕人數超過一萬人,直至目前為止,已有超過二千二百人被起訴。但整場運動最為人側目的,是衝突的暴力程度不斷升級。「私了」、「裝修」、「火魔法師」成為了新的政治詞彙,官方數字亦指示威者曾投擲了至少五千枚汽油彈。新的抗爭文化已經成形,而以和理非手段去影響政治的主張也難再在新世代中找到共鳴。

港澳辦官員楊光前年八月談及抗爭情況時,首次指「恐怖主義苗頭」已經在香港出現,至去年一月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在評論數宗爆炸案時,再度以「本土恐怖主義」去形容有關事態。同年五月,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也在網誌發文,表示「有種種迹象顯示本土恐怖主義正在香港滋生」,並表明支持人大授權人大常委會制定「港區國安法」,以遏止危害國家安全和組織恐怖主義破壞行為和活動。

一種「恐怖主義正在滋長」的論述似乎正在中港官員間發酵,也慢慢成為了支持嚴刑峻法的重要理據。無可否認,激進思潮確實已經在香港蔓延,但問題是情況是否真的如官員所言,已經演變為有高度組織、以無差別暴力襲擊以爭取政治目標的恐怖主義?這究竟純粹是政權為政治打壓的無的放矢,還是無容爭議的客觀事實,值得深思。同時,前線手足「黃絲」戰友口口聲聲抗爭「無底線」,但他們對暴力手段又是否真的義無反顧、照單全收?

為此,我們於去年四月至十月期間,與五十七名曾高度關注反送中運動的大專生進行了面談。他們來自多間本地及海外大學及專上學院,各有不同學科背景,修讀法律、社會科學、工程、工商管理、醫科、教育、社工和傳理等學科也有。

作為研究者,我們的目的是準確地呈現新世代如何看待暴力抗爭的心路歷程,不會贊同或批判他們的看法。但我們確信這些問題的答案,不單有利於大家共同去思考這個重要課題,更加有助於公眾理解香港政治何去何從。

 

理工大學圍城期間,示威者在門上寫上「無路」二字。眾新聞圖片

2019年,香港政治文化出現了激進化的趨勢。這個現象,包含三個情況:社會普遍彌漫着強烈的不滿情緒、公眾對政治秩序的正當性存在高度質疑,和對暴力抗爭手法的接受程度不斷提高。前兩點已經有很多評論闡述,此處不贅,這裏我們只集中討論第三點。

對於暴力作為一種可以接受的抗爭手法,反送中運動的參與者已經孕育出一套頗為全面的辯解邏輯,以合理化這種政治參與形式。任何社會,一般都普遍存在對暴力行為的抗拒甚至譴責態度,抗爭者這套自圓其説的論述,正好可以令參與者克服這種社會規範,抵銷相關道德壓力。

「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有用的」,這句說話在運動場景到處可見。它的原意是針對林鄭政府面對兩次過百萬人遊行依然無動於衷、堅決要繼續修訂《逃犯條例》立法程序的決定。但隨着運動的深化,這句口號也成為了對「和理非」策略全面否定的同義詞,所涵蓋的範疇也不單局限於反送中抗爭如何走下去,也包括對所有現有制度的不信任。「議會無用」、「法治已死」、以至後來的立法會「總辭」,正好說明抗爭感到已經無法透過正常渠道去爭取公義。這種逼上梁山的心態,是很多人理解和接受暴力抗爭的重要理據。

我就是很不相信制度裏抗爭,我會覺得你叫我投票可以,但你問我相信哪個政黨或誰講的話,我全部都很有保留。因為我出去越多,看到的越多,之後就會覺得⋯⋯唯一可以信的可能是我班 teammate,我自己。所謂的35+,就算給你35+,然後呢?你跟我說本土派、抗爭派,如果到時你被人DQ,那你的選民要怎麼辦?這些是連帶式關係,如果你不做一個政棍,你去做一個抗爭派、本土派,你被人DQ了之後如何?你連走進議會也做不了的話,那說甚麼制度裏抗爭呢? (T9)

法治其實講緊以法限權,同埋可以做到呢個有法必依、有法可依呢啲concept。但依家有法,警察都犯法,但點解警察就唔可以受返同抗爭者一樣嘅對待嘅時候,咁其實你睇到成個法治嘅系統,係由我哋一開始所認識各種最基本嘅concept,去到而家公平咁對待唔同陣營、唔同意見嘅人,都做唔到喇。一去到再深層次少少,呢啲嘅嘢都做唔到嘅時候,咁我就會覺得成個法庭、司法制度、法治,完全係已死。甚至係依家,佢已經架空成個法庭。其實睇到由《基本法》22條可以隨意詮釋嘅,假如有人提出司法覆核,入稟法庭喇,上到終審法院,但人大唔鍾意你終審法院判決嘅,咁佢就可以釋法,釋法完就可以推翻咗你個終審法院個判決。咁呢啲其實成個法治系統都,完全唔係我哋想像中嗰一回事。 (R09)

因為見到和平嘅手段冇用嘅時候,你就會見到其實(暴力抗爭)呢啲嘢都冇乜所謂。覺得甚至應該要咁樣做。如果佢唔咁樣做嘅話,社會唔會咁多關注,可能呢場運動已經……即係個關注度會越嚟越低。所以覺得OK,個接受程度係越來越大。 (R19)

示威者在運動期間武力逐漸升級,圖為2019年8月31日政府總部外示威。美聯社

 

暴力之可以接受,也因為抗爭者的自律性,不少人這樣強調。認同暴力手段的受訪者相信,大部份的情況下,採取這種手法的示威者都是在自衛情況下以極其克制的態度出手,而對象亦主要為死物(如交通燈、店舖):

當然我覺得你做一啲「裝修」行為嘅時候,要確保入邊唔好有人。無論佢黃啦乜都好,等入邊冇人先開始做嘢。同埋你真係對死物,唔好對人。反正我覺得做呢啲嘢之前,提自己睇清楚,唔好傷及無辜,真係對死物,有個清楚嘅目標喺度。(R11)

除非係嗰個人主動攻擊我哋,咁我覺得應該要還手嘅……我會問佢咁都叫激,佢哋可能睇返外國嗰啲可能直情係,直情係主動攻擊警察。但你睇香港嗰啲都係比較被動架嘛……汽油彈嗰啲都係比較遠距離,我覺得(外國嘅)激進(衝撃)直頭係比較近嘅接觸,大家雙方毆打咁樣。但而家香港嘅情況係大家喺好遠嘅距離掉嘢。好多情況下,好多時都係掟唔中㗎啦。都係掉喺地面嗰度。咁樣係呢個情況之下我覺得反正都掉唔中㗎啦,叫咩激進呢?……大家要衝嘅話其實係衝到㗎嘛,講真要衝嘅話就衝到,但大家冇呢個心態要衝。(R13)

在多場示威中,都有示威者向警方方向投擲汽油彈。美聯社

 

他們也相信,抗爭者很多暴力行為純粹是因應現場處理的回應手段,而非早有預謀或者存心傷人行為,絕對情有可原。例如設置路障是為了阻止警方前進,投擲汽油彈放火目的在於拉遠與對方距離保護自己。抗爭者深信暴力行動升級,很大程度是因為警方鎮壓力度加強,而對方不少傷害性的拘捕手法,也令他們深信以更直接的肢體衝擊作回應也並無不可:

我最討厭double standard。你哋3萬人揸槍,我哋揸棍,擺到明唔夠打,佢哋仲要追住嚟打。呢啲擺明係謀殺,我哋反抗好正常,因為佢哋用緊一個合法權力去謀殺示威者。 (R02)

 我覺得呢樣嘢要諗清楚嘅就係,點解警察會成為被針對嘅對象,會成為被私了嘅對象。即係如果警察係有好好盡自己嘅責任嘅話,佢哋冇做出一啲好過火嘅行為嘅話,係咪會令到啲示威者、啲香港人咁憎佢,甚至乎要傷害佢哋,我覺得以香港人咁多年以來,其實都唔會。即係我哋見到一四年都冇。但點解去到一九年會有呢……例如(警察)唔遵守佢哋嘅武力使用守則,嗰啲布袋彈催淚彈可以對住人塊面去射,例如佢哋冇遵守佢哋嘅警察守則,佢哋fulfill唔到市民對於佢哋嘅期望。例如當市民需要佢哋嘅時候,佢哋可以唔接電話,可以遲到,可以唔理件事發生,甚至乎遑論8.31嗰一晚,裏面喺太子站入面嗰個冇差別嘅攻擊事件,一啲甚至乎唔係去示威唔係去遊行嘅平民,都要俾警察去拳打腳踢甚至用警棍打到個頭穿埋,呢啲情況係我覺得係點解警察喺呢一年裏面一直以來嘅民望咁低,受到香港人唾棄甚至乎俾人視為報復對象嘅原因。 (R21)

換言之,對於向警察施予暴力,抗爭者認為之前所講求的自律和克制並不適用,甚至是攻擊的對象也可以延伸到警員家屬。「黑警死全家」固然只是意氣說話,但認為家人也要為警員的行為負責任的,大不乏人:

我諗無人真係想佢死全家,但係嗰個spirit即係話你屋企人係咁,你都有責任嘅,你唔去勸阻佢,你唔去俾啲壓力佢(就要受到懲罰),我諗個spirit係咁啦(R17)

佢咁樣對人哋嘅小朋友,咁係有啲報應嘅。大家都有阿爸阿媽生,你咁樣對出邊嘅人,咁無辦法,冇可能(警察)自己屋企人可以好安逸咁樣喺屋企度,又有屋住、有宿舍住。所以我覺得係OK嘅呢個概念。(R19)

要把這種對警察暴力無底線態度合理化的一個策略,是把對方「物化」(objectify)對待。「狗、green object」是抗爭者普通對警察的稱呼,這一方面是對警方「曱甴、yellow object 」等侮辱性用詞的回應,同時亦是一種自我心理保護策略。把對方看成是死物或禽畜,可以拉開與對方的情感上的聯繫,也減低因向對方施暴而產生的內疚感。

然而,隨着衝突加劇,暴力的對象也慢慢超越警務人員的範圍,「私了」「藍絲」的情況亦屢見不鮮,而這些場面也不見得全都是在自衛情況下發生。支持這些行為的受訪者試圖以超越個人的層面去解讀:

我會視藍絲為一個群體,嗰刻佢對所謂黃(絲)冇造成身體上嘅傷害啦,但我會relate佢係一個larger group,例如的士司機撞斷咗人對腳啦、咬人哋耳仔啦,我視佢哋係一個群體,(馬鞍山男子)佢比人燒嗰下我唔當佢係個人,佢係代表藍絲,而佢係一個暴力嘅藍絲,所以我就唔會覺得佢唔應該被燒,首先佢撩人先啦,佢呢個行為就relate去佢係一個暴力嘅藍絲。(R25)

在運動期間,有反運動人士及警員遭示威者「私了」。資料圖片

 

意思就是說,這當中牽涉的並不單純是被襲者個人責任問題,而是兩個敵對陣營形勢的利害計算。這種「大局」觀念令參與暴力行為的人感覺更加抽離,因為在他們眼中眼前對待的並非單純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個體,而是蓄意助紂為虐選擇站在「邪悪」一方的其中一員。在這種邏輯下,這個人是否罪有應得並不是最重要,因為以「藍絲」陣營整體對抗爭者施加的種種惡行,對它的其中一員略施小懲大戒亦無不可。

這種陣營對抗(inter-group rivalry)的觀念,引伸到另一個問題,就是選擇以暴力抗爭作為一種手法會否失去民意支持。對很多抗爭者來說,香港已經不再存在黃藍以外的立場空間,社會早已壁壘分明,黃絲對暴力抗爭因由完全明白,絕對不會因堵路、裝修而放棄支持運動,而所謂「民意逆轉」也並未有出現,而區議會選舉全面大勝正好印證了這個想法。

如果你係黃嘅你應該明白點解有呢啲行為出現啦,如果你連呢啲行為都接受唔到,咁仲係咪黃呢,我會咁樣諗,instead of會唔會失去佢哋支持,我哋做呢啲嘢唔係fulfil佢哋嘛,大家都係一個獨立自主體,唔係要為咗fulfil其他人諗法而去做某啲行為,所以我冇乜諗,一開始可能七八月我會咁諗,但嗰時做呢啲嘢係有成效,大過而家好多,所以我唔會去諗會唔會失去支持。(R10)

我覺得大部份人都係支持抗爭者。覺得呢件事上面香港嘅政治格局喺邊度好兩極化,呢啲人嘅取態都係好兩極化。就算淺黃嘅人佢哋對於私了,對於鬧黑警死全家佢哋有保留嘅,但係有保留唔代表佢哋會因為咁樣而割席,甚至乎去轉呔支持個政府。因為大家都見到個政府有幾不堪,有幾暴戾。(R21)

「香港人已經進化了」,抗爭者深信暴力抗爭已經為大部分人所接受。

然而,這種堅定信念背後其實也存在不少猶豫和反思,只是在「不割席、不篤灰」的團結大前提下,大家都選擇不公開討論暴力抗爭的利弊對錯。

從來不會在公海與人爭執,一來不想曝露身份,二來不想和人吵。說實在,就算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在行動上都有意見的分歧,如要衝到什麼程度,或應否參與這次行動等,始終大家對風險承受不同,故有些朋友都會勸要不要慎重考慮一下,不時都會有這些零星的衝突。而我不認為那些算得上是衝突,只有我有些朋友認為提出建議的人,在那一刻不夠理性去思考後果,而我會和其他朋友會嘗試勸他。雖然到最後那個朋友都是衝了,但我們沒有因此不支持他或不尊重他,反而我們還幫他善後。 (T26)

咁佢可能做得有啲過火,但當下邊個guarantee到自己控制到個情緒呢?同埋我哋如果so called同路人都blame佢,喺網上製造一種輿論係「你咁樣too much嘞」,咁其實佢哋會好心寒囉。 (R23)

美心及中資機構在運動期間成為目標,不時被破壞。資料圖片

 

大部人對暴力抗爭的態度,其實是支持理解但個人並不一定會參與,特別是對「私了」、「裝修」這些破壞性較大的動作抱有較大保留。但猶豫不定的原因,除了是道德考慮,更多是成本效益的計算。

「私了」嘅行為我比較猶疑。普遍都唔係好接受,即係「私了」其實我覺得係一個循環咋,我喺度諗,(藍絲)攻擊示威者,錯嗰個係佢啦,然後我哋呢班人選擇「私了」佢嘅時候,好似做緊同佢一樣嘅嘢,我慢慢變成佢咁。 (R28) 

又唔係話唔可以接受(私了),但係有疑問囉……因為有時候我覺得我自己觀察就係通常私了嗰啲人,都一定係「私了」個藍絲,通常啲藍絲都係受比較低教育程度,同埋可能我有時會覺得如果你設身處地,喺呢個人嘅角度出發,其實可能佢嘅成長背景或者教育令到佢不能夠去有咁樣嘅諗法,但可能佢本質唔係壞。 (R17)

其實勇武定唔勇武,你都唔知喺香港work唔work,只不過你見到勇武好似真係要付出好大嘅代價,你咪會諗值唔值得囉。仲有嗰個叫效率,即係effectiveness嘅問題。就係話嗰樣嘢好似個成本好高,但係又未必得,其實而家我最後嘅反思就係話,其實我哋應該諗下,用咩方法都無問題,只不過睇下點樣可以達到你嘅目的,而個成本冇咁大,個代價冇咁高,呢個就係我嘅反思。 (R01)

如果你話靠武力我更加覺得冇可能啦。因為淨係警察都已經唔夠打,更何況——我信中共係會派解放軍㗎,如果個情況太失控嘅話。當真係演變到市民真係攞支槍出嚟嘅時候呢,我係幾確信中共係會派解放軍㗎。(R12)

既擔心打不過極權,也害怕代價太大。選擇暴力抗爭的一個後果,是會觸發警方以嚴厲手段去打擊示威者,形成一個惡性循環,令雙方暴力不斷升級。特別在疫情出現和推出《港區國安法》之後,運動參與者人數大幅減少的時候,被拘捕的風險也大大增加。其實,在過去一段時間曾親自經歷衝突場面的抗爭者,早已顯得筋疲力盡,身心都承受着極大的壓力。

到後期有些朋友的情緒上開始有些問題,我就叫他們不如先停一陣子。因為他們情緒開始變得很不穩定,可能會無緣無故哭,或者經常不吃東西,只睡覺這些,開始感覺到他們有一點憂鬱的感覺,我就叫他這些群組不如先退一陣子,你之後才再進去。或者不要滑太多手機,看看書或出去附近公園走走這樣,我也建議他們不要再做這個,不是說叫他們停止,但當一個人是長年累月,每天都在做這件事,每天都看着,當好像整件事沒有向前走一步,或者半步也好,我會覺得看不到希望的人是很辛苦的,因為我朋友比較悲觀一點,所以當他看不到希望的時候我會跟他們說,不如你先休息一下,或者之後事情會變好一點,總有方法的我覺得。 (T10)

“之後就開始睡不着覺,睡不到好覺,(衝突)畫面會持續有(記憶起)⋯⋯連記者的樣子我基本上也記得很清楚,上次可能跟我一起躲在一間飯店後門的人的急救員,我也已經很清楚他們的樣子,甚至他們的裝甲是如何,比較前期我還深刻。這段時間樣子會變得模糊,但畫面還是很真實,還會偶爾間出來。但之前的時間大概有三個月到半年,畫面會經常出現在腦海內,或作夢會看到。” (T8)

疫情及國安法下,示威的數字大減。資料圖片

 

但令暴力抗爭難以進一步升級、甚至未至於步向當權者所言的恐怖主義的主要障礙,還在於運動至今並未見有暴力團體的出現和介入。

研究恐怖主義的學者普遍認為,單有社會怨氣和質疑政權正當性的氛圍,雖然會令官民關係緊張,甚至會出現嚴重但零散的暴力衝突,但有組織和明確政治目標的恐怖主義要落地生根,必須還有一個飛躍過程,因為要參與這種高強度政治暴力形式的代價和風險必然遠高於一般的抗爭,因此有嚴謹組織和具備資源的暴力團體和存在和介入必不可少。

這些政治暴力團體的作用,是把已經抱有激進思想的人正式引進一個實踐共同體(community of practices)。在這過程中,這些新成員的顛覆性意識形態將會被進一步深化鞏固,亦會接受抗爭目標和願景的再教育,也會經歷一個社教化過程,學習做為一個武裝分子的生活規範和倫理,和了解組織與成員相互關係與要求。更重要的,是他們會學習進行恐怖襲擊的各種知識和技巧,也會接觸到各種必需的物資和支援網絡。

儘管香港警方屢次向外公布搜出抗爭者「軍火庫」或者出盡九牛二虎之力說明個別暴力行為如何有組織性,始終沒法拿出真憑實據去證明上述的有高度組織性、資源豐厚的政治暴力團體已經在香港出現。

但更重要的,是抗爭者普遍誠惶誠恐,那怕真的有這種團體活躍於香港,也難以大規模招兵買馬吸納信徒。「無大台」是近年社運的特徵,在今次反送中運動中尤為明顯。

除了是早期的大規模的遊行和集會外,大部分抗爭都是透過網上呼籲人人自發參與。而隨着被捕風險不斷提高和警隊臥底手法去誘捕參與者的情況日益普遍,抗爭者選擇以只限於與自己高度信任的小圈子共同活動,差不多是共識。

“(我們這班人自從)雨傘運動也有出來,直到現在,因為平常也會約見面,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家人的狀態這樣。就算現在有些新人進來也是經過朋友,一定是自己能信任的人或朋友介紹推薦進來才會進來群組,所以我們不怕有沒有「鬼」這件事。” (T8)

“始終在這些活動,信任是十分的重要,我們希望個群組內不會有外人,所以群組內的人都互相認識,亦做到了高隱密性。” (T26)

“自己特定有一班(中學同學)一齊去開(示威)嘅,咁就係嗰班囉。即係唔會再同其他新嚟——即我哋直情唔會有啲新嘅會員咁樣嘅所謂。因為你始終識嘅人係最安全啦,你認到先啦⋯⋯所以就咁樣比較安全囉。” (R25)

這種單細胞式的運作模式,大家排拒橫向合作,刻意謝絕與核心社交圈以外的人直接互動。官方的論述一直描繪整場運動的具高度組織性、有領䄂、有預謀的陰謀,但實情是這場抗爭是由無數鬆散自發的小羣體以各自為戰的形態下運行。他們以互聯網絡為連結,互通消息分享意見,但私底下卻盡量保持距離,甚至對陌生人諸多懷疑。在個別時刻出現一呼百應情況,看似背後有黑手動員統籌,但這只是羣眾對個別事件如6.21、8.31 以至「理大圍城」等衝突同仇敵愾的集體反應。2019年這一場令人驚心動魄的社會抗爭,實實在在地體現了新世代「無大台」、「無領袖」的反權威信念。

在這種狀態下,即使假設確實有極端激進暴力團體企圖大展拳腳招兵買馬,也很難與抗爭者有接軌機會。抗爭者不自覺地為自己添加了絕緣體,恐怖主義現階段便難以在香港開枝散葉落地生根。

結語

從恐怖主義發展軌跡的進階理論(stage theory)來分析,香港的抗爭運動在現階段並沒有跳躍至極端激進主義的危險。年輕人即使口頭上支持勇武抗爭,但經歷過急風暴雨的打壓和暴力洗禮,已經身心疲累,也陷入反思狀況。

反過來說,運動當前的「停滯」狀態,正好說明假如當權者真的有心化解民怨解決危機,依然為時未晚。令抗爭者相信他們仍然是社會的持分者,是政權重新爭取年青人的應有方針。

相反,鋪天蓋地把抗爭者們描繪為十惡不赦的暴徒的宣傳攻撃,和用盡方法去趕盡殺絕務必要他們長期身陷牢獄的策略,不單止令他們難以重獲新生,更會把新世代進一步推向激進思潮,對社會長遠安寧而言也只會百害無一利。

「止暴制亂」究竟是只求以高壓手段以換取一時安穩,還是要徹底化解矛盾舒解民怨,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作者按:研究項目由政策創新及統籌辦公室公共政策硏究基金提供(項目編號:SR2020-A1-024)

編按: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 〈「恐怖主義正在滋生」?反送中抗爭者對暴力手段的反思〉

原文請見: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37146/%E8%91%89%E5%81%A5%E6%B0%91-%E6%8A%97%E7%88%AD-%E5%8F%8D%E9%80%81%E4%B8%AD-37146/%E5%8F%8D%E9%80%81%E4%B8%AD%E6%8A%97%E7%88%AD%E8%80%85%E5%B0%8D%E6%9A%B4%E5%8A%9B%E6%89%8B%E6%AE%B5%E7%9A%84%E5%8F%8D%E6%80%9D?fbclid=IwAR0GZ86OA-slUB6P9nUodmvCnKWy5Uj9nfNVKtKMPNzco6T-jgAI08sCkIw

 

Close Menu